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例精选 >

伤害行为导致特殊体质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应定性为故意伤害罪还是过失致人死亡罪 ——张某标过失致人死亡案

日期:2019-05-30 14:42:09  浏览:  字体:   来源: 作者:余秋凤


核心阅读:【案件基本信息】1.裁判文书字号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云05刑初字5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2.案由:过失致人死亡罪【基...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文书字号

  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云05刑初字5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案由:过失致人死亡罪

【基本案情】

  2016年12月21日11时许,被告人张某标之妻与被害人张某忠之妻因琐事发生争吵并相互拉扯。随后被害人张某忠来到现场拉劝并与被告人张某标发生口角并相互拉扯,拉扯中被害人张某忠用茶杯将被告人张某忠左耳轮廓打伤致流血,被告人张某标遂将被害人张某忠推到在地,并用脚踢被害人张某忠右侧大腿部位。当天,被害人张某忠被送往医院手术治疗,2017年1月18日出院,2017年1月26日再次入院治疗,同年2月22日因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张某忠此次损伤程度评定为轻伤一级;张某标左耳廓断裂的伤情评定为轻伤二级。而张某忠死亡的原因系在患有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及慢性肺源性心脏病基础上,因右股骨头骨折后并发双肺感染、右肺脓肿形成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2017年7月27日10时许,被告人张某标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到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标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张某标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张某标没有伤害故意,被害人张某忠的死亡结果与被告人张某标的伤害行为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案件焦点】

  被告人张某标的伤害行为应该定性为故意伤害(致死)罪,还是应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罪。

【法院裁判要旨】

  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标与被害人张某忠发生争执过程中,张某标将张某忠推倒在地并用脚踢其大腿内侧,致张某忠右股骨粗隆间粉碎性骨折,后张某忠经医治无效死亡,张某标的行为与被害人张某忠死亡的结果之间有因果关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标的犯罪事实成立,本院予以确认,指控张某标构成故意伤害罪,定性不准,本院予以纠正。张某标与张某忠系因琐事发生争执并互殴,张某标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被害人张某忠伤亡的后果,由于疏忽大意没有预见,致被害人张某忠骨折并引发死亡的后果,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且系情节较轻。为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非法侵犯,维护被害人亲属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某标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张某标对判决不服,提起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裁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罪责刑相适应原则是刑法的基本原则,我们在对罪名进行解释时须以此原则为依据。故意伤害(致死)罪作为刑法规定的一种特殊类型的结果加重犯,起刑点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所以构成该罪的主观方面须是刑法意义上的“伤害故意”,实行行为也须在一般人看来具有“高度的危险性”,即应是包含致死因素的伤害行为。

  就本案而言,首先,行为人主观上有无伤害的故意,可以通过对案件的起因,有无预谋,有无使用工具,打击部位是否要害和打击力度,以及有无介入因素等多方面来进行综合分析。(1)从案件的起因看,本案是因拉扯劝架引发的激情案件,被告人张某标在遭到被害人张某忠用茶杯攻击致耳朵流血后,才将被害人张某忠推到并用脚踢其大腿内部。被告人事先并没有伤害的预谋。(2)从行为目的来看,被告人张某标在案发前并不知道被害人张某忠患有疾病,因此无法认定在之后的殴打行为中被告人张某标已认识到其行为会造成被害人张某忠死亡的严重后果。(3)从有无使用工具看,被告人张某标至始至终都没有使用工具去击打被害人张某忠。(4)从殴打部位和力度来看,被告人张某标没有故意选择性的殴打被害人张某忠的要害部位,而是将被害人张某忠推到后用脚踢了其大腿两脚,可以看出被告人的殴打行为、殴打力度并没有使被害人的人身安全处于高度的危险中。综上,被告人张某忠主观上只具有一般殴打的意图,并无伤害的故意。

  其次,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标将被害人张某忠推到并用脚踢其大腿,结合案发当日的环境该行为在一般人看来并不具有高度的危险性,即并不属于包含致死因素的伤害行为。

  第三,本案中被害人张某忠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双肺感染、右肺脓肿引发呼吸循环衰竭,内在原因是自身患有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及慢性肺源性心脏病,被告人的殴打行为致其右股骨头骨折是导致被害人出现双肺感染、右肺脓肿的诱因之一,因此,被告人的伤害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结果之间不属于必然因果关系,而是刑法上的行为人的伤害行为和被害人的自身疾病叠加的“多因一果”的情形。

  综上,本案中主客观方面均未达到高度致害危险程度,而被害人张某忠死亡结果是由于自身存在特殊体质才导致的,因此,认定被告人张某标具有殴打行为并由于主观上应当预见其殴打行为可能会对被害人张某忠造成伤亡结果,但由于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最终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对被告人张某标定罪量刑更符合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要求。

  • 上一篇:
  • 下一篇: